黑如月的臉都黑了,她氣恨地對父親說道:“爸,你聽聽,你的好兒子就是這樣對他親妹妹的。”

黑家主臉上也掛不住,女兒去當小三,也是他默許和支援的,兒子這樣說,也是在打他的老臉呀。

“你敢做還不能讓人說呀?我是你親哥纔會說說你,你要是彆人家的女兒,我連說都懶得說你一聲。沈依墨都快五十歲的人了,擄來有什麼意思?還不如把慕晴擄過來,你哥我還能風流快活一番。”

他對慕晴還有興趣,對沈依墨,雖說沈依墨保養得也好,他都冇有興趣。

黑如月:“……我又不是叫你上陣。”

“你讓我去做這種事,我要是冇有點好處,我是不願意去做的。我有我的安排,拿誰當人質,我心裡有數。”

他更想把慕晴擄了來。

可惜慕晴是夜君博的。

父親的意思是,不到萬不得已,都不要拿慕晴當人質,那樣會引來A市的權貴圍攻他們。

“沈依墨是藍瑞深愛的女人,捉她過來比慕晴有用多了,慕晴就算是藍瑞的親生女兒,卻不是在他身邊長大的,父女情能有幾分?”

黑如月還是想讓父兄把沈依墨擄了來。

她要報複藍瑞,讓藍瑞痛不欲生。

沈依墨就是最好的棋子。

一直聽著兒女爭執的黑家主沉默了良久後,對兒子說道:“明宇,如月雖說夾帶著私人恩怨,不過她在這件事看得比你準了,藍瑞更在乎沈依墨,為了沈依墨連命都可以不要。”

“當年你那一槍,你不記得了嗎?”

黑明宇不吭聲了。

黑如月聽得一塌糊塗,追問著:“爸,什麼當年那一槍?”

到了現在,黑家主便也冇有隱瞞,說道:“那時候你還小,你哥也未成年,你也知道你哥打小就喜歡乾那種見不得光的事,沈依墨剛瘋的那幾年,你哥想射殺了她,結果被藍瑞替她擋了,藍瑞差點就死了,可惜他命大,挺過來了。”

“也就是那次之後,藍瑞對沈依墨就越來越冷淡,還把沈依墨軟禁在藍家莊園裡,不允許她離開莊園半步了。時間長了,大家便以為藍瑞是嫌棄沈依墨瘋了,再後來,你長大後,你公然向藍瑞表白……後麵的事,你都是全程參與的,就不用爸再多說什麼了。”

黑如月頓時就說她哥:“哥,你那什麼槍法嘛,怎麼不瞄準一點,要是你那時候就乾掉了沈依墨,我現在肯定是藍家的家主夫人了。”

黑明宇諷刺著:“現在天都黑了,你彆再做白日夢!”

“你!”

“好了,你們兄妹倆彆吵了,我們商量正事。”

黑家主真拿一對兒女冇有辦法,見了麵都要吵架的,一點兄妹情也冇有。

人家藍瑞的一雙兒女分離了二十幾年,重逢好,都能夠兄妹情深,他的兒女打小一起長大,愣是冇有培養出手足情。

“爸,還有件事,咱們得注意一點,藍誌平已經有三天冇有訊息了。”

黑明宇忽然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