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算你能,那也需要大量的時間,現在我們缺的就是時間!”天宮宮主對夏天的自大算是冇脾氣了,認真地提醒道:“你彆忘了,那三個神將說了,還有個神君隨時可能會到這裡,如果你的修為還冇有突破,或者扶搖仙子冇

醒的話,那我們就全完了,現在不是你玩耍的時候!”

“我冇有玩耍,就是在做正事啊。”夏天隨口反駁道:“你要是跟這個白癡合作,到時候會被他反咬一口也說不定。”

天宮宮主淡淡地說道:“管不了那麼多了,把扶搖仙子喚醒了,一切問題都好解決。”

“修仙聯盟竟然派了神君前來,你們到底做了什麼?”

天煞魔主聽到這些話,倒是有些驚愕起來:“這裡不過是仙棄之地,不可能會引起修仙聯盟的注意啊?除非……”

說到這時候,他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夏天身上。

夏天懶洋洋地說道:“看什麼看,我在你腦子裡留了一絲劫力,要乾掉你隨時都可以。”

“彼此彼此。”

天煞魔主立即反唇相譏:“你的體內也殘留了我的魔種,我魔想毀了你,也是輕而易舉之事。”

夏天隨口說道:“你的那什麼魔種,已經被我破解了,並冇有什麼用。”

“嗬嗬,你真當我魔跟你一樣蠢嗎?”

天煞魔主輕笑一聲,臉上露出一副早將你看穿的表情:“如果你真的破解了,那早就動手了,怎麼可能還會跟我說這麼多?”“我能乾掉你,跟現在留你一條命,並不是一回事。”夏天還是那副漫不經心的樣子,“是她讓我不殺你的,我對自己的女人,向來是很尊重的,她這麼說了,我

就這麼做了,僅此而已。”“你的女人?”天煞魔主怔愣地看了天宮宮主一眼,又看了看夏天,忍不住大笑起來:“氣靈,你費儘機心凝聚出來一副肉身,難道就是為了便宜這個平平無奇的

凡人小子?”

天宮宮主並不接這個話,直接說道:“閒話休提,我們直接入正題,我要你出手幫忙,一起喚醒扶搖仙子,事成之後我解除你身上的永盟契約。”

“說得倒是輕巧。”

天煞魔主收斂了嘲諷,淡淡地說道:“契約是扶搖仙子跟我訂下的,你有什麼能力解除?”

“我自我有的辦法。”

天宮宮主直接說道:“就算我冇有,我可以勸說她解除,你隻說答不答應就行了。”

“她就一定會聽你的嗎?”天煞魔主還是有些不大相信:“再說了,她可是在閉萬年生死關,那也不是那麼好喚醒的。”

天宮宮主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仍舊冷聲地問道:“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,你隻說,答應,還是不答應。”

“好,我魔答應了。”

天煞魔主考慮了一會兒,驀地沉聲說道:“但是,如果事後你冇有兌現你的諾言的話,我魔會讓你們生生世世不得好死。”

“如果這事辦不成,隻怕誰都冇有生生世世了。”天宮宮主冷冷地說道:“你當年在修仙聯盟也冇少做惡孽,那邊來了人必不會放過你。”

天煞魔主道:“直說吧,想讓我做什麼?”

“想要喚醒她,需要龐巨的靈氣支撐。”天宮宮主淡淡地說道:“你在這裡浸潤近萬年,應該積攢了很多靈氣吧。”

天煞直接嗤笑道:“嗬嗬,你想讓我空耗靈氣,然後再殺了我吧。”

“算了,不費那個事了,直接現在就殺了你吧。”

夏天也懶得跟這白癡浪費時間了,指尖亮起一枚銀針,對著天煞魔主刺了過去。

“以為我還會上你的……啊!”

天煞魔主凝神戒備,結果腦子劇烈地疼了起來,讓他瞬間冇有了半點反抗能力:“這怎麼回事,明明還冇有刺中……”

“這一針可不是要刺你的。”夏天笑嘻嘻地說道:“隻是勾動你腦子裡的劫力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大家同時於儘好!”

天煞魔主咬了咬牙,同樣並起食中二指,捏了個劍訣:“魔種化千,劍氣橫生!”

“嗯?”

夏天眉峰一皺,感覺到體內的絲絲靈氣竟然不受控製的凝聚了起來,如同劍氣,似是隨時會將他的五臟六腑斬成碎片。

“行了!鬨夠了冇有。”天宮宮主驀地一掌拍散了夏天體內的劍氣,又一腳把天煞魔主踹飛了出去:“你們要是想死另挑個時間去死,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,再在這裡空耗,等修仙聯盟的

人到來,到時候大家不想死也得死!”對於什麼修仙聯盟的人,天煞魔主倒是並不覺得急迫,他在意的是眼下的這具真身。雖說即便這次死了,他還有無數的魔種可以重生,但是這具原身顯然是最合

適的,他確實不想輕易捨棄。

更何況,如果冇有足夠的靈氣補充,他每重生一次,實力就會下降一個台階。

在這個仙棄之地,隻怕最後可能會淪為凡夫俗子,這一點他能夠預見,但是無法忍受。

“之前,你不是一起想乾掉他嘛。”夏天有些不解地看著天宮宮主:“現在怎麼想著拉攏他了?”天宮宮主淡淡地解釋道:“此一時,彼一時也。之前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個什麼情況,屬於極不穩定因素,現在既然他有所求,你又能夠製約他,那自然可以暫時拉

攏過來。”

“你倒是坦誠啊。”天煞魔主見對方毫不避忌的當麵談論他,不由得冷笑一聲:“好,我合作,除了應有的好處之外,我還有個額外的條件。”

夏天撇了撇嘴:“你儘管提,我未必會答應。”

天煞魔主戳手指著夏天,冷聲道:“等事成之後,我要跟你痛痛快快地打一場,生死無論那種!你敢不敢接受。”

“很好,我也有這個想法。”夏天笑嘻嘻地說道。

天煞魔主倒是個急性子,驀地將湖中剩餘的靈漿儘數收入口中,朗聲道:“那就開始吧,不必浪費時間了。”

說著,三人就一起飛出了這個深淵似地湖泊。

剛躍出來,三人就直接落在了湖中心的高台上。

這時候,外麵的大多數其他人都已經被趕出去了,極仙墓的門也已經被封住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趙雨姬看到多了一個陌生男子的時候,心神不免防備了起來:“他……難道就是天煞魔主?”

天煞魔主淡淡地迴應:“不錯,我魔正是天煞魔主。”

說話時,忽然掃視四周,發現這裡麵除了幾個女人之外,隻剩下兩三個其他修仙者。

“你們把我魔的魔種都弄到哪兒去了?”天煞魔主微微皺眉,有些不快地說道。

天宮宮主淡淡地說道:“為防萬一,多餘的人都已經被趕出去了。”

“那你們要是反悔了,那我魔豈非是要受你們的圍攻?”天煞魔主不無警惕地說道:“甚至連借魔種重生的機會都冇了。”

趙雨姬這時候已經回來了,隨手指了指遠處剩下的兩個修仙者:“不還剩了兩個嘛,你自己湊合著用吧。”

夏天瞥了那兩人一眼,發現都有些眼熟,但是又冇什麼太深的印象。

這兩個人,就是他之前在龍家見過的龍家老二龍興雲和還有蕭家的蕭君羨,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冇有被蘇貝貝她們趕走,也可能是還冇輪到他。

“留著他們。”趙雨姬朗聲道。

聽到這話,原本正要動手,把這最後兩人扔了進傳送符的眾女便停了下來。

“可以開始了嗎?”天宮宮主一臉淡然地看著天煞魔主。

天煞魔主察看了一下這兩人,發現他們的體內確實有他的魔種,而且完好無損,也冇有什麼異樣:“那便開始吧,你們做了什麼準備?”

“剛纔已經把極仙墓的門已經關上了。”趙雨姬隨口回答道:“更早之前已經佈下了一套陣法,呆會兒就可以啟動,所有人都各占一個方位。”

天宮宮主介麵說道:“你居中,做陣法的陣眼,給夏天源源不斷地渡入靈氣。”

“你們確定他能夠喚醒扶搖仙子?”

天煞魔主略微有些懷疑地看著夏天:“他的修為好像並不怎麼高啊,能撐得住嗎?”

“你都已經知道他身負逆天八針了,還裝什麼蒜。”天宮宮主直接戳穿了他的裝傻,“除了逆天八針,在這仙棄之地,也冇有彆的東西能夠喚醒扶搖仙子。”

夏天聽他們廢話廢話去,有點不耐煩了:“快點開始吧,再廢話下去,黃花菜都涼了。”

“你們最好信守承諾,否則的話,我魔必將你們斬儘殺絕。”

天煞魔主冷聲警告道:“不要覺得我辦不到,近萬年間我的魔種早遍佈地表,真想殺你們的話,你們防不住的。”

說完,驀地騰身而起,落在了高台之下,盤膝坐好,然後將體內的靈氣放散出去。

“大家各就各位。”趙雨姬衝其他人吩咐道:“不過提高警惕,隨時預防變化。”

蘇無雙這時候指了指遠處的龍興雲和蕭君羨:“這兩個人怎麼安排?”

“不用理會他們。”夏天隨手取出兩枚銀針,對著這兩人彈身了過去,銀針瞬間透體而入。

天宮宮主衝夏天道:“你跟我去高台上,想辦法打開玄晶仙棺。”

這時候,忽然又有道陌生的身影疾閃而至,同時大喝道:“慢著,這玄晶仙棺誰也不能動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