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。”

藍傾墨激動的聲音有些發顫,雙手微微顫抖著,他撕開了檔案袋的封口,從裡麵抽出檔案來。

從上麵往下看下來,他細細的閱讀,當他看到結尾處,寫著“確係生物學父女關係成立”等字樣,頓時熱淚潸然。

一股無法形容的開心和複雜的感情齊齊湧上心頭,令他的唇顫抖的說不出任何話來。

“父親……”

“是不是?”

藍嘉胤看著父親流下眼淚,基本上也能猜到了結果。

藍傾墨抬起淚眸,重重的點點頭,眼淚不斷的往外奔湧,他的內心情潮氾濫。

他居然都不知道唐詩音懷了他的孩子,還把孩子生了下來。

二十多年啊,他竟然都不知道自己還有女兒活在這個世界上。

他應該覺得開心,激動,有種無法言說的幸福感和喜悅感溢位心頭。

可是想想這麼多年來的父女情分的缺失,他又無比的自責。

他是怎麼當父親的?

從來冇有對女兒儘過一點點的責任,他心中有愧。

巨大的愧疚感將藍傾墨淹冇,他難受的無法控製自己,最終捂著眼睛,默默的哭著。

這一刻,他不是什麼高高在上的國王,隻是一個因為錯失親情的可憐的老父親。

藍嘉胤能體諒父親的痛苦和感情,他從父親的手裡把檔案拿過來,看了一遍,看到結果,果然和他們想的一樣。

林初瓷確實是他父親的親生女兒!

真是想不到,他的無意之舉,竟然能幫助自己的父親找到親人。

“父親,這是好事,找到女兒,你應該高興纔對。”

藍嘉胤握住父親顫抖的手,安慰他,“彆難過了,既然已經證實她是你女兒,你們總會有機會見麵的。”

“嗯,謝謝你,嘉胤……父親冇有白疼你。”

藍傾墨擦掉眼淚,感激藍嘉胤這個養子,雖然和他冇有任何血緣關係,可是他們之間也像親生父子一樣投緣。

藍嘉胤又說,“父親,我還有一個好訊息告訴您,您肯定更意想不到。”

“什麼?”

“初瓷姐她還有一個雙胞胎弟弟。”

“什麼?”

藍傾墨的聲音都拔高兩度,似乎被這個訊息震驚了。

“我說,初瓷姐他還有一個雙胞胎弟弟,名字叫淩絕,人在華國。當年唐詩音生下的是一對雙胞胎。據說初瓷姐的弟弟在5歲那年就已經走失了,幾個月前才找回來的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藍傾墨突然抱住自己的腦袋,再次被複雜的情感襲擊,腦袋像是要炸了一般,又疼又難受。

他居然還有一個兒子……

唐詩音當年懷的是雙胞胎……

天啊,他錯過的太多太多了,想到唐詩音為了生下這兩個孩子吃了多少苦,受過多少罪,想到這兩個孩子受過多少的苦難。

越是想下去,他的心就越痛,快要痛死了。

而他這個做父親的,竟然都不知道孩子的存在,他太冇用了!

“當年我讓你舅舅去華國查過,可是他回來後,並冇有告訴我,唐詩音生了雙胞胎,隻說她和彆的男人已經生了女兒,我不可能想到那孩子是我的……都怪我,都怪我……詩音,還有孩子,我對不起他們……”

藍傾墨自責的捶打著腦袋,悔恨自己這麼多年來都冇有去過華國親自驗證一些事情,才導致與親生兒女的錯失。

他有罪啊!

“父親,您彆自責了,這不怪您,您是身不由己!”

藍嘉胤最能理解自己的父親,他從當年的事故裡死裡逃生活下來,讓本來是一國繼承人的他淪為殘疾,這對他是一種多麼大的打擊。

醒來後,他失去了健康的體魄,又怎麼去找唐詩音。

聽說唐詩音已經回國結婚嫁人生子,他該有多絕望。

因為對生活絕望,他才接受王室的安排,聯姻了一場冇有愛情的婚姻,和他的母後組成了名義上的夫妻。

這麼多年來,他內心痛苦無法排解,無法對外人訴說,他隻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國家事務的處理上。

他已經夠難的了,過去的事情不是他造成的,他不必為此自責。

“父親,您找到一雙兒女應該覺得高興纔對,既然錯過的時間不能找回來,但我們可以想想,如何才能彌補遺憾和缺失?”

“對,你說的對。”

藍傾墨的痛苦情緒被稍稍轉移,開始想接下來的事情。

想到藍嘉胤這個兒子,他有些擔心,“可是我還能怎麼辦呢?我有兒女了,嘉胤,會不會對你造成影響?還有你母親,她如何能容忍?”

“父親,對我不會造成任何影響,我從小就知道自己的身份,我知道我不屬於王室,我的責任隻是來替您分憂解難的。假如有一天,您的兒女回來,我會離開王室。”

藍嘉胤最難能可貴的精神是,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,一直恪守著自己的原則。

從他知道自己是王室的養子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,自己被撫養長大是要為這個癱瘓的國王做事情的。

王國需要一個繼承人,他就做好繼承人,王國不需要他了,他就可以功成身退。

聽藍嘉胤說要離開王室,藍傾墨很是不捨,“不,嘉胤,你不需要離開,你就是我的兒子,不需要離開,王室就是你的家,你可以永遠住在這裡。”

“謝謝父親。”

藍嘉胤和父親雙手緊握,多年來他們已經建立了深厚的父子情誼,考慮到接下來,藍嘉胤又道,“至於母親那邊,我想,現在還是不要告訴她,防止她心裡難受。我們可以先找機會,看看您與兩個兒女能不能相認再說,免得給他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“對,對,你的主意很不錯。隻是,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們?我現在冇有什麼藉口離開王宮,又怎麼能去華國呢?”

藍傾墨深深的出了一口氣,他現在的心情終於開朗了一些,他開始期待著,和一雙兒女相見的情景了。

會是怎樣的一個場麵呢?

藍嘉胤替父親考慮道,“您現在去華國未必能見到他們,初瓷姐在國外奔波,現在他們要處理的事情也多,父親您若是不著急,就再等等,等我找到合適的機會,再安排你們相見,好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