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阿初?”

男人側靠在床頭,幫她蓋上薄被,抬頭撩起她耳旁的一縷髮絲在指尖把玩著,“我們下次去一品居,可好?”

一品居現在是他的根據地。

在那裡,他可以隨心所欲。

“嗯?”

迷迷糊糊的孟婉初大抵是冇聽懂擎默寒的話,‘嗯’了一聲。

擎默寒性感唇角勾起一抹弧度,俯身,靠在她耳旁輕輕吹了一口氣,撩撥起她柔軟的髮絲輕拂在肌膚上,癢癢麻麻的。

他壓低了聲音,“那裡隔音好。我更喜歡你‘無拘無束’。”

而不像是在這兒,生怕弄出一點大動靜就會讓旁人察覺。

“累,我們睡吧。”

孟婉初伸手摟住擎默寒的腰,往他胸口蹭了蹭,找了個舒服的角度睡覺。

“好,睡吧。”

不忍見她這樣疲憊,睡眠質量越來越好,擎默寒很是欣慰。

去年在瀾城,她一直有嚴重的失眠症,所以經常喝酒買醉才能好好安睡。

自從兩人在一起之後,她的症狀也有所緩解,直到現在能自然入睡,壓在強默寒心頭的巨石也就落下來了。

翌日。

一大早,擎默寒起床去購買食材,做早餐。

早餐準備好之後,幾個人坐在餐廳吃飯,而自從禾卡蓮諾帶著擎默寒在餐桌用餐後,他自然而然每次都跟老沉頭幾個人坐在一起用餐。

“‘鐵柱子’,禾卡蓮諾跟你聯絡比較頻繁,你最好留點心。這個人,不簡單。”

老沉頭旁敲側擊,對他有所防範。

“小姐已經提醒過我了。”

擎默寒點了點頭,繼續低頭吃飯,儘量降低存在感。

“是啊,我也覺得禾卡蓮諾對你態度很詭異。難不成她真的喜歡你的廚藝?”禾孝明瑾一邊咀嚼著灌湯包,一邊嘟噥著,“雖說你做菜手藝確實不錯。”

可他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合理。

“不管出於什麼目的,你都要小心提防。禾卡家族的人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,小心被利用。”

老沉頭喝著粥,瞪了一眼‘鐵柱子’,“我是擔心你被奸人利用,會傷害到婉初。”

“好。我會注意的。”

擎默寒在他們麵前扮演著憨厚老實的角色,所以沉默寡言,幾乎把‘鐵柱子’的形象樹立的十分完美,滴水不漏。

“爺爺,既然你不放心鐵柱兒,那就讓我跟他們一起去王宮赴宴吧。有我在,不是能減少危險係數嗎。”

昨天央求了好一會兒,但老沉頭都拒絕了,禾孝明瑾不甘心。

“你確定不是添油加醋?”

老沉頭冷哼一聲,“上午跟我出去見幾個人。隱族繼承大典還有一個月零幾天的時間,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做。”

“我能拒絕嗎?”

“你試試!看我不打斷你腿!”老沉頭一句話斷了他的所有念想。

禾孝明瑾氣急敗壞,“偏心。你心裡就隻有初初姐,哼。”

看著他氣鼓鼓的樣子,孟婉初忍不住笑了。

起初剛認識禾孝明瑾時,以為他是個沉穩的性子,畢竟話很少,很有想法的一人。

現在看來,那時候的禾孝明瑾大概是跟她不熟,所以外表冷酷,實則也是個陽光大男孩,很簡單的一個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