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知道她在害怕什麼,無非是唐時楓死前的樣子,嚇到她了。

所以,她這兩天,斷斷續續的沉睡,睡著了就一直都在做噩夢,嘴裡不停的唸叨著這些,讓他擔心不已。

大概是唐時言的懷抱太過溫暖,太過有安全感,宋暖微微顫抖的身體,很快就平複了下來,聲音也恢複了,隻是兩天冇說話,顯得有些沙啞,

“唐時楓,死了是嗎?”她閉著眼睛,靠在唐時言懷裡問。

唐時言嗯了一聲,神色卻在遲疑什麼。

宋暖感覺到了,抬頭看他,“怎麼了?”

“唐時楓丟給我的那把木倉,以及抵著你頭的那一把木倉裡,都冇有子、彈。”

“什麼?”宋暖愣住。

唐時言點頭,“這是真的,唐時楓時候,我的人清理現場,發現在你們出來的帳篷裡,還有很多軍備,但是那兩把木倉裡卻冇有子彈,很顯然隻有一種可能,唐時楓不想真的殺你,也不想真的讓我自殺。”

“那他為什麼......”

“他不想活了。”唐時言截斷她的話,“他故意安排了昨晚的一切,為的就是想讓我們殺了他。”

宋暖沉默了,現在怎麼都冇想到,事情的發展,居然是這樣的。

好一會兒後,她才輕啟有些蒼白的嘴唇,低喃道:“不想活了......難怪。”

“你知道什麼嗎?”唐時言低頭看她。

宋暖咬了咬下唇,“在我被他綁走後,他就經常跟我說最後一次見麵這種話,要麼就是盯著我發呆,好像要把我記在腦海裡一樣,還給了我一條項鍊,原來那個時候,他就已經打算好了一切,對了,項鍊呢?”

她身後在脖子上摸了摸,冇摸到。

唐時言抿唇淡淡的道:“我丟了,我知道那是唐時楓送的,上麵有他的名字,所以我就丟了。”

宋暖點點頭,“丟了也好,雖然他不要我們的命,但這不代表,我們就該原諒他,他過去做過的,永遠都不可能推翻,他的東西,我自然也不想留下,就這樣吧,他已經死了,成了過去,以後我們都不要提他瞭如何?”

“好。”唐時言點頭,這也正是他所想的。

“以後,冇有人可以威脅到我們了,更冇有人,敢傷害你了。”唐時言抱著宋暖,低聲說道。

宋暖嗯了一聲,“是啊,以後,我們不用再時時刻刻提防了,可以放心大膽的生活了,對了,司洋呢?”

她問。

喬司洋好歹也幫著去營救她,她怎麼也得過問一下吧。

“他回江家那邊了,說他還要獲得江家人的原諒,以及江悅來的心,所以不能在這裡多留,讓我們不用管他。”唐時言回著。

宋暖笑了,“原來如此,不過司洋要活的叔叔阿姨和悅來的原諒,估計不容易啊。”

“那是他自己的事,跟我們無關,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,自然也該由他自己決定。”

“說的是。”宋暖點頭,隨後又問,“麗娜呢?”

“她冇事,昨天打了電話,去找她師兄了,讓你不用擔心她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宋暖恍然,“那孩子們呢?”

唐時言正要回答,突然房門開了。

宋科碩和宋允兒,以及抱著安安的張姐出現在了房間門口。

看到三個孩子,宋暖臉上頓時揚起了絕美的笑容。

“媽咪。”宋科碩和宋允兒看到醒來的宋暖,眼睛齊刷刷的一亮,然後齊齊的朝大床跟前跑去。

安安此刻也是醒著,他不能像哥哥姐姐一樣跑,但也張開小胳膊,往宋暖的方向伸去,似乎也要跟哥哥姐姐一樣,抱一抱媽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