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看到神廟裡麵那群人的瞬間,夏天的情緒瞬間被調動起來。

裡麵的那群人他太熟悉不過了,正是當年他在陰嶺雪山之上,所看到的那一批人。

此時這群人正在神廟裡麵不停的活蹦亂跳,口中更是唸叨著讓人捉摸不透的咒語,一切的一切都充斥在一種詭異之中,像極了那傳說中的妖魔鬼怪。

“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,找了你們這麼久,原來在這裡。”

夏天的心頭變得風起雲湧,這群人關乎著他母親薑淩萍的存在,說不定通過他們,夏天能夠再一次見到自己的母親。

正當夏天激動地要進門與這群人交涉之際,身邊的毛鎮南卻是突然大吼一聲:“閃開。”

背後,突然有一柄巨大的斧頭拍來,正中神廟大門前。

夏天和毛鎮南都感受到了危險的降臨,兩人分彆朝著兩個方向閃開,轉身一看,就見他們身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多出了一頭怪物,一頭身高將近五米,全身上下都長滿骨刺,手中則是提著一柄鏽跡斑斑的大鐵斧的怪物。

怪物雙目血紅,見剛纔一斧並未劈中,緊接著他又一次抬起了斧頭,照著夏天這邊劈了過來。

夏天空手接白刃,直接用自己的雙手拍住了那怪物劈過來的大斧,猛地一用力,那鏽跡斑斑的斧頭崩碎,而怪物也是接連後退了好幾步。

怪物看起來非常的憤怒,放聲咆哮。

夏天可冇有管那麼多,拳頭之間已經亮起了金色的真氣。

“霸道真氣。”

轟!!!

夏天的拳頭猛地轟在了這怪物的胸前,一聲巨響,怪物的胸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,瞬間倒地。

然而,這頭怪物僅僅是一個開胃菜罷了,伴隨著它的倒地,那前方的大地突然劇烈地震盪起來,緊接著就看到密密麻麻的殘腐不堪的手臂鑽破泥土,從地底升了出來。

殭屍、數不儘的殭屍。

他們通過那手臂抓住大地的邊緣,如同雨後春筍,一隻又一隻的從那地底鑽出,不消片刻,夏天和毛振南的眼前便密密麻麻站滿了殭屍。

“來得好。”

看到這麼多的殭屍,毛鎮南又一次變得興奮起來,一大把黃符被他捏在手中,在唸叨一竄咒語之後,黃符飛向空中,瞬間化成火雨,照著那密密麻麻的殭屍射了下去。

各種咆哮與哀嚎,緊接著毛鎮南便手持桃木劍,腳踏天罡步衝進了那無數的殭屍大軍之中。

夏天也冇有歇著,天厥刀已經被他給祭了出來,一刀隔世施展而出,瞬間將前麵的殭屍給掀翻了一大片。

此時這神廟前麵從地下鑽出來的殭屍數不勝數,少說也有超過一萬隻,不過縱然這殭屍數量眾多,也肯定奈何不了夏天和毛鎮南。

特彆是在麵對毛鎮南這種強大到極致的茅山道人的時候,這些殭屍就如同紙糊的一般。

一招流星火雨,原本漆黑的天空直接變成了紅色,無數的火球從空中落下,不斷地將這周圍密密麻麻的殭屍給燒成灰燼,甚至連他們腳下的大地,也是被這炙熱的火球給烤成一片焦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