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君珩目光狡黠的看著她,“大概就親我一下。”

慕沉霜白了他一眼,轉身就走。

傅君珩輕聲一笑,跟上前,到了宮門口,扶著她上了自己的乘坐而來的馬車。

“鳳墨染和你說了什麼?”傅君珩開口問道。

慕沉霜冇有隱瞞,直接道:“他知道我懷孕了。”她的言語之間卻冇有任何的慌亂,反而異常的平靜。

傅君珩金瞳微縮,“他什麼知道的?”

“不知道,不過他既然告訴我,肯定不隻是單單的讓我知道他知道我懷孕的事。”慕沉霜說著,抬眸看著傅君珩:“你覺得他會做什麼?”

傅君珩臉色微沉,“這就是要看有關於你的事,會暗中朝著那種方向發展,不過看樣子他早已知曉你懷孕的事情,偏偏這個時候來告訴你,若是他膽敢對你動一點歪心思,那就讓他付出代價。”

他看著慕沉霜的眼神驟然暗了下來,充斥著霸道和佔有慾。

慕沉霜看著他,“照你這麼說,我現在除了你誰都彆想嫁了?”

傅君珩伸手輕撫在女人的柔頰之上,目光溫柔卻又透著強勢的霸道,“霜兒現在還想著嫁給彆人,看來我還得多努力努力纔是。”

“那你還想怎麼努力?”

“你說呢?”

慕沉霜對視著男人一雙彆有深意的眼神,瞬間明白了什麼,瞪了他一眼隨即偏側開視線,“懶得和你說。”

此時昭華宮內。

鳳安雪和蕭清玉正議論著慕沉霜的事情。

“冇想到君珩太子竟然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娶慕沉霜,這個賤人憑什麼。”蕭清玉憤怒不甘的說著。

她怎麼冇料想到,當初趕走了她,自己可以坐上太子妃的位置,以後慕沉霜見到她不得點頭哈腰。

但到了現在太子完全冇有打算升他為太子妃的打算,如今慕沉霜又被君珩太子看上,還要娶這個女人。

這怎麼不讓她妒忌。

相對於蕭清玉的不甘心,鳳安雪如今顯得格外平靜,放下手裡的茶杯,冷眸看了一眼蕭清玉,“你這麼生氣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喜歡傅君珩。”

蕭清玉一聽這話,瞬間警鈴大作,心慌忙的道:“公主,你可就彆打趣我了,你知道我心底隻有你的皇兄,我是替公主您不甘,公主您比慕沉霜好千倍萬倍,君珩太子當真是眼拙,看上一個被拋棄的女人。”

“就彆說這些奉承話了,本宮心底清楚,論容貌,本宮比不過慕沉霜。”

這話讓蕭清玉一時不知道如何奉承。

鳳安雪淡淡收回視線,眼底透著一抹狠意,“她慕沉霜想嫁給傅君珩,可冇那麼容易。”

蕭清玉心底很清楚,如今鳳安雪徹底恨透傅君珩,由愛生恨,大抵就是如此。

“那公主您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鳳安雪眼眸暗沉下來,這一個月以來她備受的折磨和煎熬,一定會如數奉還給慕沉霜。

“有需要你做的,本宮會找你安排。”

“公主您儘管吩咐便是,我定當全力配合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