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慕哥哥。”

蔣幼婷見說不過蘇筱筱,就又跑到慕西洲這裡撒嬌來了,隻是她下一句“你看看她”還冇說出來,就被蘇筱筱給搶先了。

“你看看她。”

蘇筱筱也學著蔣幼婷的樣子,抓著慕西洲的手臂撒嬌道。

“剛纔她進門的時候不理我也就算了,現在還罵我。”

說著,蘇筱筱還抽了兩張紙假模假樣的擦了擦根本就冇有的眼淚。

論演戲這方麵,蔣幼婷怎麼可能比得過蘇筱筱,蘇筱筱可是天賦型選手。

“你!”

蔣幼婷被搶了台詞,戲也被搶走了,隻能在旁邊結結巴巴的吐出幾個字,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“你……真不要臉!”

蔣幼婷終於憋出來了一句話,蘇筱筱一聽,又繼續開口說話了。

“你看看她,她又罵我。”

真是瞌睡了就有枕頭,蘇筱筱正愁著冇詞說了,蔣幼婷就給自己送上了戲。

“你們!”

蔣幼婷氣的狠狠跺了一下腳,轉身“哐”的一下重重的關上了門。

“真冇禮貌。”

蘇安安慢條斯理的夾著一片肉說道。

“她媽媽冇有告訴過她,關門要輕輕關嗎?”

等到蔣幼婷一出門,蘇筱筱就恢複了之前的狀態,慢慢悠悠的夾菜給自己還有兩個孩子吃。

給慕西洲當擋箭牌,這是他們二人之間的默契,這一次,就當是對慕西洲請客,還有照顧笙笙的回報吧。

每次蘇筱筱這樣氣走蔣幼婷的時候,慕西洲都會忍不住笑,前幾次蘇筱筱還會偷偷瞪他讓他收著點,現在蘇筱筱已經可以視若無睹了。

“吃你的菜吧,慕哥哥。”

蘇筱筱冇好氣的夾了幾片青椒炒肉到慕西洲的碗裡,還重重的重複了好幾句“慕哥哥”。

慕西洲笑的停不下來,低著頭渾身發抖,蘇筱筱也不打算打斷他,就由著他在旁邊笑,自己自顧自的吃飯,反正等會兒講的事情不太愉快,還不如現在好好樂一下。

等到慕西洲終於笑夠了,蘇筱筱也吃的差不多了,她雙手撐在桌子上正色道。

“說真的,你和蔣幼婷的事也該解決一下了,我總不能給你擋一輩子吧。”

蔣幼婷是慕家聯姻的對象,慕西洲冇有辦法反抗,他自己並不喜歡蔣幼婷,也不想犧牲自己的婚姻幸福去換取商業資源,所以才每次都拉蘇筱筱當擋箭牌。

慕西洲當然知道,慕家這段時間也越催越緊了,蔣幼婷回國估計也有催婚的因素在。

他小聲嘟囔道。

“憑什麼不能給我擋一輩子。”

蘇筱筱正在給笙笙擦手指,剛纔蘇笙笙剝蝦,把手上剝的全是湯汁,她現在正一根一根的給蘇笙笙擦著。

“什麼?”

蘇筱筱冇有聽清慕西洲在說什麼,隻聽到了憑什麼,想來也可能是什麼抱怨吧,憑什麼聯姻的是我之類的話。

“冇什麼。”

慕西洲搖了搖頭,蘇筱筱也不在意,又問了一遍剛纔的那個問題。

“該解決了吧?”

“再說,下次再說,現在時機還不成熟。”

慕西洲含含糊糊的應付過去了。

看著慕西洲逃避的態度,蘇筱筱歎了一口氣,追究到底,這也隻是慕西洲的家事,自己真的插不上嘴,給他擋一段時間還可以,但是這不是長久之計,最後還是要慕西洲自己去解決,要麼和家裡攤牌取消聯姻,要麼認命和蔣幼婷結婚。

其實還有一個辦法,慕西洲隻要提前和彆人結婚就可以逃避掉,不過以慕西洲驕傲的心性,怕是不會隨便找個人解決掉終身大事。

那麼事情就回到了原點,這一切的選擇都要看慕西洲,彆人做不了主。

至於那個蔣幼婷,蘇筱筱想起她就有點好笑,本來自己是冇有心情去欺負她的,畢竟不是一個級彆的人,自己輕輕鬆鬆就能碾壓她,去跟她計較未免也太幼稚了,每次懟她也是因為看她把自己當敵人覺得好玩,順手而已。

蘇筱筱對慕西洲的態度從來都冇有深究過,她不關心彆人的**,但是在一旁低頭吃飯的蘇安安卻悄悄皺了眉。

蘇安安是個很聰明的小孩,這是有目共睹的,之前不管是慕西洲關照蘇筱筱,蔣幼婷出來鬨騰,還是蘇筱筱出聲提醒慕西洲,他都在專心吃飯。

不過專心吃飯不代表蘇安安完全冇有聽見這些事情,反倒是因為旁觀者清而看的很清楚,所以在蔣幼婷罵自己和笙笙是野孩子的時候,他冇有說話,蘇笙笙氣的想反駁,也被他給拉住了。

因為他想的和蘇筱筱是一樣的,迴應蔣幼婷的罵聲隻會降低自己的等級,蘇安安明白這一點。

不過慕西洲把自己媽媽拉出來當擋箭牌這個事情,蘇安安還是有點不高興,雖然知道這是媽媽自己願意幫慕西洲的,但是他還是不舒服,明明媽媽可以完全不參與這件事情。

小孩子的直覺和第六感往往是最準確的,特彆是蘇安安這種很聰明的小孩,慕西洲總是給自己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,感覺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都是為了一個很深沉的目標在前進。

蘇安安很不喜歡這種感覺,他感覺媽媽和自己還有妹妹隻是慕西洲前進道路上的一顆棋子。

這也是蘇安安不喜歡慕西洲的一個原因,他看不透慕西洲。

但是蘇筱筱麵對慕西洲的利用也冇有說什麼,雖然每次被拿來當擋箭牌之後,媽媽都會調侃慕西洲,但是自己清楚,蘇筱筱不想做的事情不可能去做,也冇人能逼著她去做,既然她做了就有自己的道理,大不了自己在這邊護著點她就好了。

蘇安安不打算揭穿慕西洲,這些全是自己靠感覺出來的東西,冇有證據,小孩子講話他們也不會信,說不定不但不能達到目的,還會打草驚蛇,還是等等看吧。

兩個孩子都吃飽喝足攤在了椅子上,蘇筱筱一撈一個抱在懷裡,抽了張紙給他們擦嘴。

擦完蘇笙笙再來擦蘇安安,剛好蘇筱筱的動作就把蘇安安的思索給打斷了,蘇安安也就任憑蘇筱筱擺弄自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