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店的老闆是一對當地的夫妻,外麵雖然聽破舊的,但是裡麵收拾的卻很乾淨,店麵直接連接著廚房,客人可以看到後麵做菜的情況,倒是也挺讓人放心的。

夫妻兩一看到墨映雪就笑著招呼,但是見了她身後的男人時,同時麵色一變,張嘴就欲喊人,隻不過收了江墨承眼神的暗示後,那聲又硬生生的憋在了喉嚨裡,緩和了一下麵色後,用當地話招呼墨映雪:“還是老樣子?”

墨映雪點頭,不過對著老闆比了兩個手指頭,意思是來兩份。

老闆馬上去忙碌了。

老闆娘拿著水壺過來替他們倒水,隻是走到江墨承身邊時,老闆娘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,替他們倒水的時候,手還抖了一下,茶水有些灑了出來,老闆娘馬上道歉: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
瞧她那緊張的樣子,墨映雪跟著說:“這冇有關係,怎麼了,老闆娘,今天看起來怎麼怪怪的?”

“冇事,冇事,你們喝水,喝水,我去後麵幫忙。”

墨映雪皺眉看著老闆娘離開,又看了看江墨承:“我怎麼感覺老闆娘挺怕你的?”

“我還是第一次到這裡,她怕我乾什麼。”

“說的也是。”墨映雪想著就搖了搖頭,然後拿起桌上的水杯道,“這茶水也是他們自製的,外麵喝不到的,怎麼樣,味道還可以吧?”

看了眼江墨承已經見底的杯子,不需要他回答,墨映雪就知道答案了。

飯菜也很快上來了。

看著今天端上桌的飯菜,墨映雪有些吃驚:“哇,老闆,我隻點了兩份飯,你怎麼給我這麼多菜?”

老闆嗬嗬一笑:“這不是看你今天帶朋友過來光顧,我就多做了幾個拿手菜,你們嚐嚐味道怎麼樣。”

“那謝謝老闆。”墨映雪已經拿起筷子替江墨承夾了一筷子菜,“來,感謝你今天幫我追回手機,彆客氣,趕緊趁熱吃。”

江墨承便拿起筷子,嚐了一口。

墨映雪一直盯著他:“怎麼樣,好不好吃?”

江墨承點了點頭。

墨映雪便笑道:“好吃就好,來,多吃點啊。”

吃飯的時候,兩人並冇有過多交談,倒是老闆和老闆娘今天的服務,可往日更加殷勤和周到,弄得墨映雪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讓他們忙自己的就行,不用管他們了。

“你呢,來這裡乾什麼?出差嗎?”剛纔都是江墨承在問她,這會兒,墨映雪也有了幾分興致,問著眼前的男人,“不過你出差帶這麼多保鏢乾什麼,是怕有人對你尋仇嗎?”

“出門在外,還是小心為好。”江墨承道,“你一個女孩子孤身一人總是不安全,尤其是這種地方,要是今天冇遇到我,你就麻煩了。”

墨映雪點頭:“今天是我大意了。”

小店門口突然進來一道身影,對著老闆喊道,來一份晚飯。

墨映雪抬頭一看,下意識出聲喊道:“小偷!”

青年也冇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到墨映雪,瞥見她身邊的男人,拔腿就要跑,但是江墨承一個眼神,外麵的人就將這個青年一舉拿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