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,我,我忘了怎麼獸化。”

葉淼淼有些尷尬的笑笑,然後繼續和靈羽躲著觀察四周。

銀鑒所謂的有獸人靠近,最近也是千米之外,葉淼淼頂多能看到個影子,連是人是動物都分不清。

而靈羽就不同了,她稍稍往起支了支身子就看清楚了那遠處迎著風沙而來的一大兩小。

“姐姐,好奇怪哦,居然是一隻大白虎,它背上還馱著兩個幼崽。”

“咦,那兩個崽崽長得好漂亮,好像還有點像……銀叔叔。”

“是麼?”

葉淼淼心頭一驚,長得像銀鑒的不正是她的崽崽麼?

還有一隻大白虎是……虎天麼?

她甚至無法想像虎天怎麼會和銀滄和銀柏在一起,可任憑她怎麼伸長脖子都無法看到遠處的人影,隻好捧著一顆砰砰亂跳的心靜靜的等著。

大概過了幾分鐘後,銀鑒將虎天和崽崽們帶了過來。

兩個崽崽又臟又瘦的像兩個小乞丐一樣,一見葉淼淼不受控製的撲進她懷裡。

“孃親,柏兒好想你。”

“孃親,滄兒也是。”

葉淼淼見自己的崽崽成了這副模樣,心頭一緊,眼淚涮涮的往下掉,心疼的擁著他們,左看看右看看,上下掃視著有冇有哪裡受傷?

“你們怎麼會在這裡,快讓孃親看看有冇有受傷?”

兩個崽崽雖然身上臟臟的,也有一些小刮小蹭,卻冇有大礙。

“孃親,我們做錯事害了部落裡的雌性和崽崽,你打我們吧。”

“孃親,不怪柏兒,是我這個當大哥的冇有照顧好弟弟,做錯事也都怪我。”

兩個崽崽說著也哭了起來,他們緊崩了一路冇有敢在虎天麵前表現出怯懦,這會兒撲進孃親的懷抱隻覺得心中格外的委屈難過。

見銀滄和銀柏和個雌性小幼崽一樣哭的上氣不接下氣,站在一旁的銀鑒臉色早憶黑沉如鐵。

“出息,哭能彌補你們犯下的錯麼?”

銀鑒聲音冷冷的斥責著,葉淼淼瞬間抬頭朝他看來,她臉上也掛著淚,眼底滿是不悅,凶巴巴的回了一句。

“崽崽們已經知道錯了,也在想辦法彌補了,你不幫著他們解決問題還在這裡訓斥他們,有你這樣當爹爹的麼?”

如果葉淼淼知道銀鑒最初是選擇了去救她而放棄追回崽崽們的事後,怕是會對銀鑒更加失望吧。

一想到這裡,銀鑒立馬就閉了嘴,既不和她爭執也不發表意見,他覺得這個時候什麼都不說最安全。

葉淼淼摟著兩個崽崽心疼的安撫了好一會兒,直到他們兩個都靠著自己睡著後才緩緩的舒出一口氣。

她看向也坐在一旁安靜休息的虎天,誠摯的道了一聲謝。

“謝謝你,虎天。”

虎天這些日子也是累極了,他高度緊張的神經終於在此刻能稍微的放鬆一下,聽了葉淼淼的話也冇有抬頭,隻隨意的擺了擺手。

他需要趁著這機會好好的調整一下,然後再去救他心愛的伴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