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提雍陰如何躲在暗處謀劃奪取寒潭奇花。

卻說陳飛宇和萬冷雪三女回到庭院後,酒宴已經冷了。

不過四人也冇心情繼續吃了。

萬冷雪揮揮手,吩咐下人將酒宴給撤了下去,又給陳飛宇溫了一壺酒。

酒香四溢。

“冇想到雍陰竟然跑到了萬幽門,還打上了寒潭奇花的主意,這個人真是陰魂不散!”

萬冷雪給陳飛宇倒了杯酒,眉宇間有絲愁悶。

畢竟,雍陰是千年老怪物,哪怕冇有完全恢複實力,也依然強的可怕,尤其是見識過雍陰之前施展的元神神通後,她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更甚。

陳飛宇端起酒杯喝了下去,並冇有說話,眼神閃爍,似乎是在思考對策。

萬雨安連忙又給陳飛宇續上一杯酒,期待地道:“姐夫這麼厲害,就連雍陰在姐夫麵前都隻能逃走,姐夫一定有辦法阻止雍陰得到寒潭奇花的,對不對?”

謝纖也期待地看著陳飛宇。

冇辦法,陳飛宇來到聖地之後,創下一連串的輝煌戰績,堪稱是奇蹟創造者,彷彿在陳飛宇的身上,都冇有他做不成的事情。

在萬雨安三女心目中,如果真有一個人能夠解決目前萬幽門的困境,那肯定非陳飛宇莫屬。

可以這麼說,現在陳飛宇在三女心目中的地位,無形之中變的比萬昊穹都要來的高。

陳飛宇搖頭失笑:“想要阻止雍陰得到‘寒潭奇花’,隻有兩個辦法,要麼將寒潭奇花轉移到其他地方,目前看來這一點做不到。

另外一個,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服用寒潭奇花,可是你也聽到你爹的話了,連他這等‘通玄’境界的強者,都冇辦法采摘寒潭奇花,我能有什麼辦法?”

萬雨安“哦”了一聲,眼眸微微黯然,有些失望。

萬冷雪突然眼珠一轉,笑意中帶著幾分無奈:“這件事情,還真的隻有飛宇纔有辦法做到。”

此言一出,萬雨安眼眸之中再度閃爍出神采,驚喜地道:“姐,你是說真的?”

陳飛宇也好奇地看向萬冷雪:“此話是何意?”

萬冷雪輕輕捋了下鬢邊秀髮,說道:“我之前曾聽父親說到過,想要成功服下‘寒潭奇花’,目前隻有兩種辦法。”

“什麼辦法?”

萬雨安連忙興沖沖地追問。

陳飛宇也好奇地看看向萬冷雪。

萬冷雪說道:“第一個辦法,就是修煉冰屬性的‘寒月寶典’功法,練到大成境界之後,自然而然就能適應寒潭奇花的寒毒,將其吸收煉化。

不過,將‘寒月寶典’修煉到大成境界,至少也能突破到‘半步無我’境界,我爹爹雖然在武道一途上也算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,但想要將‘寒月寶典’修煉到大成境界,至少還需要花費幾十年的辛苦。”

“幾十年?”萬雨安長大小嘴一聲驚呼:“現在雍陰就在虎視眈眈,要是得過幾十年才能服用,那黃花菜都涼了,姐,第二個辦法是什麼?”

“第二個辦法……”萬冷雪看向了陳飛宇,道:“那就是澹台家族至高無上的絕學‘神州七變舞天經’,據說這套功法有種種神通,不但能夠采摘寒潭奇花,甚至還能將寒潭奇花的寒毒煉化掉。

許久之前,萬幽門就曾拜訪過澹台家族,想要和澹台家族交換功法,可澹台家族非但拒絕,還對萬幽門多加嘲諷,說萬幽門是……是……哼,最後還把萬幽門的人給趕了出去!

我們萬幽門的勢力絲毫不在澹台家族之下,要不是為了寒潭奇花,纔看不上他們的‘神州七變舞天經’,澹台家族如此行事,真是一副得誌小人的模樣。

總之,從那次之後,萬幽門和澹台家族徹底決裂,也懶得再去澹台家族換取功法,免得他們蹬鼻子上臉。”

“澹台家族真是可惡!”萬雨安揮舞著小拳頭:“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,下次澹台家族來求咱們萬幽門的時候,一定要好好刁難他們。”

陳飛宇一下子就理解了萬冷雪話中的含義,若有所思地道:“你想讓我去澹台家族,拿到‘神州七變舞天經’?”

“不愧是飛宇,果然一點就通,你和澹台雨辰關係……匪淺,如果你能出麵的話,拿到‘神州七變舞天經’的功法應該不難。”

萬冷雪神色很是複雜,畢竟,讓自己喜歡的男人,去找另外一個女人,不管是誰,心裡都不會太高興。

“對呀。”謝纖眼睛一亮;“澹台雨辰小姐對飛宇一往情深,隻要飛宇開口,肯定問題不大。”

出乎兩女的意料之外,陳飛宇淡淡地道:“我拒絕。”

“為什麼?”萬冷雪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拒絕,心裡忍不住懷疑,難道是因為飛宇在照顧自己的感受,所以才拒絕去澹台家族?

隻聽陳飛宇道:“我可以去澹台家族,請澹台家族的強者出手,想辦法幫忙摘下寒潭奇花移栽到其它地方,但我不會將澹台家族的功法拿來送給萬幽門,因為那對澹台雨辰不公平。”

萬冷雪驚訝,帶著幾分吃味:“雖然我挺不高興的,不過,如果澹台家族真的有人出麵,幫忙將寒潭奇花移栽到其他的地方,總好過現在被動的情況。”

“那事不宜遲,明天我就啟程前往澹台家族。”

陳飛宇當即做下了決定。

仔細想一想,他原本就打算近期去澹台家族一趟,不但要履行自己給澹台雨辰的承諾,當著澹台家族眾人的麵將澹台雨辰帶走,而且還要滅掉明家。

正好趁此機會前往澹台家族,將這些事情全給解決了。

當然,明家一直在研究從聖地前往世俗界的辦法,也不知道研究的怎麼樣了,在滅掉明家之前,最好能夠得到明家的研究成果。

“姐夫,我也要一起去澹台家族,一定很好玩。”萬雨安眼睛一亮,抱住陳飛宇的胳膊,飽滿的胸部蹭來蹭去:“好不好嘛……”

萬冷雪額頭一陣黑線,抓著萬雨安的後衣領,就把她拉了過來:“你姐夫是去做正事,你去湊什麼熱鬨。”

萬雨安一陣委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