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0年。

納斯達克交易所。

趙銘有些緊張的站在後台,全身立鏡裡麵,穿著盛裝西服,深深地吸氣再吐出。

“老公,馬上要敲鐘了,你準備好了嗎?”

甜美的聲音,伴隨著搖曳的身段,穿著漂亮典雅貴婦式禮裙的李秋瑤,款款的走了進來。

見到愛人,趙銘愈發緊張起來,連忙快步走到了李秋瑤的身邊,攙著她的手,關心無比的說:

“老婆,你怎麼一個人過來了,來,小心點,坐到那邊沙發上去。”

李秋瑤享受著愛人的關心與歡愉,嗔道:“真是的,我又不是小孩子,難道連自己都照顧不好嗎?”

趙銘嘿嘿笑道:“現在不一樣,你肚子可是還有我們趙家的骨肉,你可千萬不能出事。”

攙扶著李秋瑤安穩的坐在了沙發上,趙銘伸手輕輕愛撫著愛人的小腹。

微微隆起的腹部,是兩人愛情的結晶,是新生命誕生的喜悅,是一種初為人父的責任心與壓力。

“討厭!”

李秋瑤嗔怪的拍了拍他的手,十指相扣,輕輕的放在小腹上,感受著愛人手心的溫暖,心中甜蜜。

趙銘靠在她的肩頭,咬著耳垂問:“那些記者狗仔冇有跟過來吧?”

李秋瑤嬌羞的嗯了一聲,嫣然笑道:“這裡是納斯達克的後台,一般人怎麼進得來?放心吧。”

“我看你是被那些記者給問怕了。”

她掩嘴笑了起來,看向趙銘的眼睛裡,滿是自豪與喜歡。

“能不怕麼?這半年來,我接受過多少采訪?”趙銘有些無辜的撇了撇嘴,

“最多的一天,接受了十幾個記者的訪約,我嘴巴都說乾了。”

李秋瑤笑了笑冇有說話,走上前來,挽住他的手:

“今時不同往日了,阿銘,你現在風頭正勁,樹大招風,當然就會引來這些記者。”

她用玩笑的語氣說:“你現在的一篇獨家報道,外界可是已經開出了三百多萬的天價,現在你的一舉一動,都被全世界的媒體盯著。”

趙銘聳了聳肩表示無奈,此時,一人大步走了進來,西裝革履,神采奕奕,正是優米軟件的首席總裁,雷君。

“趙總,敲鐘儀式已經差不多了,可以出席了。”

幾年的相處下來,雷君與趙銘夫婦也早已成了莫逆之交。

趙銘也冇有忘記這個一起打拚了這麼多年的兄弟,分了他一大筆股份,並將優米軟件的總裁一職交到了他的手裡。

對於趙銘這樣的知遇之恩,雷君自然也是萬分感激。

在他的努力和趙銘的規劃下,優米軟件也成功在各大地區登錄。

再加上網絡世界突飛猛進的發展,短短三年時間,已是一躍成為全球金融界不可或缺的重要軟件!

而今天,就是優米軟件在納斯達克宣佈上市的日子!

“走吧。”

趙銘牽著李秋瑤的手,執手相望,眼中滿是柔情。

李秋瑤乖巧的嗯了一聲,二人攜手並肩,朝著敲鐘儀式的前台走去。

悠長的走廊內。

一張張熟悉的麵孔,都在以一種期待和讚許的目光看著二人。

他們是趙銘和李秋瑤的家人,朋友,是事業路上的夥伴。

李彥弘和文鬆二人,也赫然在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