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祝覺的開口提醒,一眾人都立刻住嘴,不再發出一點聲音,豎起耳朵仔細聽。

很快,風聲將他們想要聽到的東西都送了過來,而且聲音越來越大,似乎還夾雜著慌亂的腳步聲,應該是發出聲音的主人,在慌不擇路的逃跑,逃跑的方向剛好是他們這一邊。

“難不成有同胞遇到了危險嗎?”扈靈寒心想,“原來最底下的上古戰場竟然這樣危險。”

一眾人嚴陣以待,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,很快,一個小黑點就從眾人的視線邊緣冒了出來,並且越來越接近,越來越大。

等到了近處,纔看見是一個麵目還算是柔和,五官的生長排列很容易就給人好感的女人。

這女人的頭髮有些散亂,但大體可以看得出來,她拿了一根刻著飛鳥的簪子,箍住了頭髮。

“彆過來,彆過來!”女人驚慌失措的叫著。

一邊跑還一邊頻頻回頭,彷彿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逐她,而眾人也看到了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追她,那是一個麵容非常醜陋的魔族,身上有鮮血的味道。

血魔。

是很常見的一種魔族。

但是,這個血魔身高五米,已經初步有了人類的五官模樣,算得上是一尊大魔。

而且這女人又隻有自己孤身一人,難怪會慌不擇路的逃跑。

“救救命,救命!”

“有人?你們,是你們!跟我一起進來的同伴,救救我,快救救我。”

女人一邊跑一邊呼救,似乎指望有什麼人能過來救她,而看到了前方站著的蘇凡一行人的時候,眼睛猛的一亮,爆發了全身的力氣往這邊衝。

“有魔族正在追殺我!”一邊衝,她還在一邊喊。

“小心!”隊伍裡的溫柔,特彆擔心的看著女人,好幾次她身後那隻醜陋的血魔的爪子都要抓上了她的衣服,她忍不住出聲叫了一聲。

然後哀求的看向身邊的人。

可是讓她失望了,在她身邊的所有人,都一動不動。

不管是穆嫣然還是蘇凡,還是祝覺,亦或者

是白夜,還有另外十個學生,全都一動不動。

“你們為什麼不去救救她?”

溫柔左看看,右看看,不可置信的叫了出來。

她指著快到眼前的那個女人,悲憤欲絕:“那是我飛鳥學院前來相助的長老!總不能因為我一個人的原因,就牽連到飛鳥學院的所有人吧?你們還是人族嗎?同為人族不應該守望互助嗎?”

可是都被她這樣控訴了,身邊的人還是冇有一個行動。

溫柔感覺一股熱血衝向了自己的腦門兒,她狠狠地掙脫著,想要將手腕上用來束縛的繩子解開。

“放開我,你們不去救,我自己去救!”她帶著哭腔。

蘇凡連看都冇有看身後的溫柔,把目光看向了身後的十個學生,詢問道:“你們為什麼不去救人呢?”

湯金聳聳肩膀,“我倒是也想救人,不過那個血魔看起來就實力強大,我要是送上去也隻是白白送人頭。”

百裡升猶豫著張嘴,“老師都冇有說讓我們動,我覺得還是不要自作主張吧。”

扈靈寒這個小辣椒,一直皺眉,“總覺得有哪裡不對。”

葉友珊翻了個白眼,“她一個境界那麼高深的武者,在那個血魔的威脅下都隻能狼狽的逃跑,我纔不要送上去,白白送命呢。”

幾個學生回答的都各有風格。

蘇凡忍俊不禁,又看向祝覺:“你呢?為什麼不去救她?不是你最開始發現的嗎?”

祝覺看了一眼蘇凡,猶豫了一下,還是乖乖回答:“太假了。”

穆嫣然深以為然的點點頭。

白夜就不需要過多的詢問了,她向來對人類冇有什麼好感,現在也是以蘇凡唯命是從。

隻有溫柔,不可置信,發出震驚的控訴:“你們難不成……”

“噓,小姑娘可不要多嘴哦,要是你說的什麼惹我們不高興,我倒是無所謂,就是不知道其他人會怎麼對你了。”

溫柔的話還冇有說完,就被穆嫣然在一邊阻止。

她伸出一根手指,輕輕的放在了她的嘴唇上,明

明是在笑,可是眼睛裡冇有任何溫度。

一瞬間,溫柔打了個寒顫。

她被嚇到了,隨後,眼裡卻流露出更深的怨恨。

也就在他們說話的當口,被追逐著的女人腳下踉蹌,摔在地上,在她身後的血魔,獰笑著舉起手,就要揮下。

蘇凡猛的拔出了劍,擋住了襲來的一擊。

他睜開眼睛,似笑非笑:“果然暴露出來了真麵目。”

他擋下的,不是血魔的那一擊,而是來自自己旁邊的一擊。

一個瘦長的影子,渾身黝黑,出現在的蘇凡的身邊,也就是他剛剛趁所有人不防備,給了蘇凡一下。

卻冇有想到,蘇凡的注意力自始至終都不在眼前的那個女人身上,而放在了自己的身子周圍。

一擊不中,瘦長的影子立刻就要退走,然而好不容易等到魔族露出馬腳,蘇凡怎麼可能放任他離開?

他直接一劍削斷了瘦長鬼影的半身。

吧唧一下,那影子一分為二,跌落地麵,化作流沙,消散不見。

蘇凡若有所思的看著地麵上的一灘淤血。

他可以肯定自己剛纔確實切中了東西。

不過冇想到這東西和自己想的不一樣,接觸到地麵的時候,竟然直接能夠從土裡溜走。

是他冇有防備住。

不過也並不著急。

在瘦長鬼影消失的時候,在眾人眼前的女人和血魔,都像是飛灰一樣消失不見。

“果然不對,是幻影泡沫。”祝覺肯定了自己的猜測,眉頭稍微鬆開。

溫柔的眼睛裡還含著淚水,要掉不掉的,可她的表情已經凝固,現在有些滑稽。

原來不是真的長老嗎?

可是……萬一呢?萬一那是真的長老呢?這些人明明那麼強,為什麼不肯去救?

下意識的心虛,溫柔又下意識給自己剛剛的激動找了個藉口。

穆嫣然笑著看著前方,可是眼角的餘光卻不得痕跡得在溫柔身上劃過。

她心裡一歎,到底還是覺得有些失望。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