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一刻,造化天帝又出現在了饕鬄帝宮上空。

“饕鬄,出來見我!”

這恐怖的威壓下,饕鬄之主哆哆嗦嗦出來,抱拳道:“拜見天帝大人,天帝大人光臨有失遠迎。”

造化天帝擺了擺手,露出一個自認為比較溫和的笑容:“不用緊張,我不殺你,我們來談談心,順便說個合作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這場談心冇多久,最後造化天帝在心滿意足的表情下,拍了拍饕鬄的肩膀,繼續下一站。

檮杌之主!

檮杌之主冇有在自己帝宮,而是逃命去了。

星空中,檮杌之主以極為驚人的速度撕裂虛空逃亡。

他可不同其他兩個,他已經被鬼祖惡念徹底腐蝕了心境,換句話說就是完全黑化了。

當然,雖然心境被腐蝕了,可是他智商可冇丟。

他知道造化天帝,大概率不會放過自己的,所以直接開溜。

突然,空間扭曲,一股超越天道的恐怖時空道法波動湧現。

一尊紫金色的大鼎,橫空出現,擋在了檮杌之主前方。

這一幕,嚇得檮杌之主立馬轉身換了個方向逃命。

然而,周圍空間扭曲。

一道道身影出現。

竟然出現了十二尊造化天帝的身影,將檮杌之主完全包圍起來了。

檮杌之主見這一幕,內心瞬間絕望了下去。

“檮杌,你跑什麼?”造化天帝淡漠開口。

檮杌之主咬牙切齒道:“造化天帝,你非要趕儘殺絕嗎?”

造化天帝冷笑:“想要活命也可以,乖乖跟我回去,我有個朋友,精通佛法,應該能渡化你的惡念,讓你擺脫控製!”

“做夢!我現在才知道,這纔是真正的我!造化天帝,我知道我打不過你,不過死,老子也要拉你墊背!”

檮杌之主怒喝,身軀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毀滅氣息。

它竟然,直接開始自爆!

至尊自爆,威力不知道會何等恐怖!

而造化天帝,竟然直接望著他準備自爆,向自己衝來。

而他眉心,突然睜開一道紫金色,威嚴無比的豎眼,釋放出無比恐怖的時間之力。

那時間之力,直接讓周圍天地時間倒流。

原本衝來準備自爆的檮杌之主,竟然又如電影倒放一樣,倒退回去。

準備自爆的恐怖能量,伴隨時間的倒流,也收聚入體。

這一片天地的時間,迴歸到了檮杌之主準備自爆之前!

唯一冇有影響的,隻有造化天帝本身。

“時間至尊道法圓滿!!”

檮杌之主,臉上儘是駭然,無力後退幾步,眼中恐懼無以複加。

“看來你不瞭解本座,本座修行時間道法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裡發育,本座不想讓你死,你想死都困難!”

造化天帝神色冷漠,抬起手掌:“既然你不聽話,我就隻有帶你的道印回去了。”

他一掌落下,那恐怖的時間之力鎖定檮杌之主,檮杌之主連行動都成為了困難,絕望看著造化天帝這一掌轟殺落在自己身軀。

轟隆隆……!

他的肉身,寸寸爆炸碎開,肉身崩裂。

而他的至尊道印,被造化天帝一掌握在了手心。

造化天帝把這至尊道印收入自己的大鼎中,然後至尊念擴散天地,傳遞自己的資訊。

“老鬼,我知道你躲在某個地方,我下麵要說的話,你最好聽著。”

“惡詭天,萬厄天域,饕鬄天域,窮奇天域,已經決定和我們造化天庭聯盟。”

“這幾大天域,你最好彆動!”

“而你們惡詭天,我造化天庭尊重你們,不會入侵你們,你也最好老實一點。”

“你若是想報複,我會讓你惡詭天化為齏粉!”

“你無非是惡詭天眾生惡念形成,殺光了惡詭天大半生物,屠了你煞鬼域再打爆你你就會虛弱而死,這種事情彆人乾不出,我穆鋒乾得出來。”

“你若不信,可以去洪荒大世界打聽打聽我穆鋒是什麼樣的人。”

“此外,鴻蒙大世,是所有人的機緣,我也不會阻擋你去爭取,前提是你也不要成為本座的攔路石,不然我不介意踩碎你!”

“好了,言儘於此,再見吧,就不和你握手了。”

造化天帝留下這一段資訊,他也緩緩消失不見。

煞鬼域某個角落,一個黑色蟑螂一樣的生物,發出了怨毒無比的恨意。

“穆鋒!!你等著,等本座先一步你突破至尊極限,看我怎麼弄死你,你等著!”

他心中怒吼,咆哮,然而卻不敢發泄出來,生怕被造化天帝感知。

何為實力?這就是實力?

嚇得你不敢吭聲!

何為霸主?這就是霸主,普天一下,任我橫行!

造化天帝,一個木得感情的修羅殺神!

修羅戰道如今的鼻祖最強者,戰爭販子。

一代用殺戮和戰鬥書寫出來的傳奇人物。

我,項二狗,這輩子不是在坑人,就是在前去坑人和逃命的路上。

他,穆鋒,這輩子不是在無腦砍人,就是在前去砍人的路上!

感知到造化天帝的至尊念消失後,鬼祖纔敢現身。

“氣煞我也,氣煞我也!!”

“穆鋒,你等著,你等著!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!我會每天詛咒你一千遍,一萬遍!!”

“等本座先突破極限,我要把你造化天庭,諸天宇宙都化為人間煉獄!!”

鬼祖憤怒的咆哮聲迴盪煞鬼域,嚇得無數煞鬼瑟瑟發抖。

“對了!”突然,造化天帝至尊念又返回炸響。

“焯!!”

鬼祖立馬又嚇得龜縮起來了,嚇得冇聲了。

“不要天天唸叨我詛咒我,吵的我心煩了就過來找你打一架,你是個很不錯的沙包,不用擔心會打死你。”

造化天帝又留下這一段至尊念後終於冇有彆的念力留存了。

“把我當成沙包??穆鋒,我…對不起……”

鬼祖被氣得臉綠,剛想罵,然而又乖乖閉嘴了,臉上露出一抹罕見生無可戀又想哭不能發作的表情。

惡詭天外,宇宙虛空中,鼎上穆峰負手而立,自言自語笑道:“這老鬼,還是挺可愛挺好玩的,留給那小子玩玩吧。”

“唉,這人呐,果然就是年齡越大,心越軟呐,世人都汙衊我是戰爭販子,其實我也很善良呐。”

“咦!巫神族的人都出現在惡詭天了,順手弄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