萬厄天域!

某片區域上空。

空間出現了一陣轟鳴,惡貫滿盈,巫嶽兩人出現在了虛空中,掉落下來。

兩人都極為狼狽,甚至是傷痕累累。

巫嶽一口鮮血吐出,極為心疼的望著手中破碎的空間至寶。

為了從煞鬼域逃回來,他幾乎損失了這件空間至寶。

“混賬,你為什麼拋棄喪良他們?”

滿盈公主氣憤的一巴掌甩在了巫嶽臉上。

巫嶽忍著怒氣道:“當時的那種情況,我根本冇辦法救他們,我為了救你出來,自己都毀了一件至寶。”

滿盈公主眼眶紅潤,眼淚嘩嘩流下,在擔憂喪良。

“滿盈,你是不是喜歡上了喪良?你是不是變心了?我們纔是道侶,他一個外人,你這麼擔心他乾什麼?死了就死了。”

巫嶽質問滿盈公主。

“冇錯,我就是變心了,你接近我何嘗不是為了利用我,甚至以後奪我的權,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巫神族的做法嗎?”

“我就是愛上了喪良,他纔是真心愛我的人,而你,不過是為了利用我。”

滿盈公主索性也不裝了,憤怒之下,全部說了出來。

巫嶽臉色瞬間陰沉至極。

同時憤怒,這女人,竟然都知道!

那還和自己逢場作戲,看來她也是為了利用自己奪權。

“賤.人!”他又一巴掌打了出去,憤怒紅著眼睛:“你既然都知道,還利用我,是想過河拆橋嗎?”

“是又如何,互相利用罷了。”滿盈公主冷笑,躲開他的這一掌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那你就是在逼我殺你了!”

巫嶽眼眸中浮現出了冰冷殺機,計劃已經敗露了。

滿盈公主譏諷冷笑:“哈哈,露出你的真麵孔了。”

她體內,天道神力爆發,氣勢全開!

巫嶽更是祭出了劍,曾經的道侶,瞬間生死相向。

所以,論小三的破壞力!

喪良這個小三!!

不過,即便冇有喪良,以後巫嶽利用完滿盈公主,估計滿盈公主結局不會比九天聖女好。

“殺!”

兩人爆發,立馬殺向彼此。

轟……!

然而這時,天地間一道恐怖的血色神雷浮現。

那血色神雷,貫穿天地,彷彿從另一個時空來的一樣,狠狠一擊轟殺在了巫嶽身軀,

巫嶽大駭,道魂驚悚。全身戰栗。

他身軀,在這血色神雷下直接爆炸,崩碎。

而那血色神雷中,蘊含恐怖殺意,那殺意衝去他的天道神印。

直接抹殺了他的意識!!

巫嶽,身死道消!

滿盈公主整個人都驚呆了,停下了殺伐,愣愣望著這一幕,望著巫嶽,突然就炸了!!

整個人,就剩下了一枚天道神印。

“這……”即便是她,一時間也冇反應過來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不過那能量殘留的氣息。卻是讓她驚悚明白了。

是至尊出手!

至尊級彆的大佬,抹殺了巫嶽!

她嚇得花容失色,連忙跪下道:“不知哪位前輩在這裡清修,晚輩萬厄邪鴉一族惡貫滿盈,多有打擾還請前輩恕罪!”

然而她等了片刻,也冇有任何聲音迴應。

惡詭天之外的宇宙虛空流層中,造化天帝突然一陣捂嘴握拳輕咳,拳心中多了一抹刺目的紫金色鮮血。

“冇收住手,不小心直接把意識都抹殺冇了,這該死的洪荒業力反噬,還真是讓人不爽啊。”

“唉,當年太過沖動,一下子在洪荒乾死太多巫神族了,留下了這惱火的隱患……”

造化天帝喃喃自語間消失不見。

巫神族,屬於洪荒天地的寵兒,徹底抹殺會有業力反噬。

而這位,當年更是不知道轟殺了多少,反正是一城又一城屠殺過去的,而每一座城的洪荒生靈,數以億萬計。

也是因為他這種不計業力反噬的代價殺出來的恐怖戰績,鑄就了他的無上威名。

殺一為罪,屠萬為雄,屠得九百萬是為雄中雄!

顯然,形容這位殺神,屠九百萬後麵還得加個億!

惡貫滿盈見許久冇有動靜後,這纔敢小心翼翼起身,猶豫了下後,帶著巫嶽的一些遺物離開了。

而無比浩瀚的混沌中。

巫河至尊望著前方的混沌禁區,臉色有幾分猶豫。

這可是至尊都有隕落風險的恐怖禁地。

“北冥這個瘋子,竟然逃入那裡麵去了。”

他此刻猶豫不定,還要不要繼續追殺。

突然,他心生了什麼感應,一段至尊念傳回感應。

“混賬,造化天帝,穆鋒,你欺人太甚!”

巫河憤怒咆哮,無能狂怒。

他怒火滿腔,不過子孫巫嶽的死,也讓他警惕了。

“這難不成是什麼大凶之兆,提醒我不能進入混沌禁區。”

他自言自語,猶豫許久,終究放棄追殺進入其中。

“那北冥終究冇有成為至尊,他肯定無法活著出來,我又何必進入冒險。”

他如此安慰,然後放棄追殺,果斷離開了這裡。

“巫嶽這個混蛋,好好的怎麼會撞上穆鋒這個瘋子。”

他惱怒間還是決定把這個訊息上報祖庭。

萬厄天域,饕鬄天域,窮奇天域,立馬對外傳出一個訊息,

三大天域,以及檮杌天域結盟,修建成北厄聯盟。

而萬厄之主,擔任聯盟之主,可統一調配四大天域的力量。

這訊息一出。萬厄天域的修士們都歡天喜地,以後萬厄天域得到的好處,又將上升,對整體的經濟資源都會有提升。

同時,萬厄之主也選定了喪良成為自己的未來繼承人,當選萬厄天域,傳承少主。

喪良自然是美不勝收,一下子走上了人生巔峰。

他更是拉著項塵,和項塵一夜宿醉。

“兄弟,多虧了你,哈哈,老子喪良,要從蛇化龍了,以後有整個萬厄天域氣運加身,至尊之位,對我而言再也不是遙不可及。”

酒桌上,喪良和項塵碰了一個杯,興奮無比。

而項塵懷中抱著癱瘓的糰子,微笑道:“恭喜你,以後掌控萬厄天,和我一起乾巫神族!”

“那必須的,來,走一個!”

兩人又碰了一下杯。

突然,天空又一道流光以驚人速度射來狠狠撞擊在喝酒的項塵頭頂。

項塵,頭顱瞬間炸開,濺了喪良一臉血。

“老二!”

“萬厄之主,我頂你個肺!!”他心中淒厲怒吼。